从7千克足金到800万的鸡血石,贪官纳贿可有“雅俗之分”?

从7千克足金到800万的鸡血石,贪官纳贿可有“雅俗之分”?
金秋十月天高气爽,朗朗乾坤打虎未歇,所以就揭露了“7千克黄金”的贿案——延伸石油董事长沈浩热爱黄金,你要项目吗,你要升官吗,单送“票子”还不可,更要送500克重的“小黄鱼”,所以“客商”也好,部属也罢,就来送金条,沈浩这个厅官,纳贿了2000万元,其间竟有7千克足金!大小官员纳贿,也不是人人有“7千克黄金”的,有的墨吏非常“不幸”,一个公安局副局长,纳贿了300次,每次戋戋两三千元,聚沙成塔集腋成裘,才凑足了近百万元,至于一个农机站站长,连支农的秧盘上的一分七厘也要贪,一个动物园长,连山君狮子的口粮也要克扣,竟至于贪了近亿元,这更是“不上台面”啦,当然到了后来,食欲是越来越凶,“手笔”是越来越大,就有了像赖小民那样,一抄家,贿金竟以吨论,至于贿赂早已脱离了“现金”状况,有的官员,收受几十套豪宅房产,或笑纳成千万上亿元的“股权”,就已不是稀有鲜得了。贪官爱财,从现钞到黄金,从房产到干股,贪的都是钱,周身每个毛孔都散发出铜臭,可谓“鄙俗不堪”,不齿于世。但近年以来,也有“不爱财”“雅得很”的贪官——比方也是这个金秋十月被送上法庭的赤峰学院原纪委书记曹熙,纳贿千万元,其间多半“不是钱”,而是鸡血石和巴林石!这个家喻户晓的“石叔”当过主政一方的旗长,不管企业也好,“朋友”也罢,你要求他就事,不要送钱,而必须送上如巴林冻石雕件、鸡血石章刻、雕件等“硬货”,方可一路放行。这大约便是不俗的“雅贿”吧!例如这样的“雅好”,其实何止曹书记的爱“石头”?峡江县委书记宋铜,热爱紫砂壶,声称“壶哥”,抄宋书记家时,竟一举抄出贵重茶壶近300把之多,宋铜收受的1600万元贿额中,竟有1200万元是老板为他付的“购壶款”。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,极嗜好茶,都叫他“茶癫”,抄周主任办公室时,就清点出普洱老茶393盘,有的贵值数万元,远近百里,哪个“老板”不要身缠十万来与周主任“喝茶”呢?“壶哥”“茶癫”而外,典雅之至的,当然不要忘了那个“玉痴”倪发科,官居副省长的倪或人,天天沉溺于玉,隔三岔五还与人“赌玉”。倪副省长但是管着国土资源呀,所以矿山老板要项目批文,就飞去新疆买一块350万元的和田籽玉贡献他,房产老板要用地目标,就买130万元的好玉送上——倪副省长“不爱钱”,也不怎么收钱,所以他们1300万元贿额中,竟有1200万元是老板送的玉石——他也不收豪宅好车,开庭那天,倪发科对着法庭上琳琅满目的“玉照”,还说原本认为这东西比钱“更典雅、更安全、更无价”呢!收贿要收黄金,这当然是一个“俗”字,而一文现钱也不收,而只笑纳名壶奇石,这种“黑色的雅好”,真的是“典雅之至”吗?从某种意义上说,“雅贿”与“俗贪”同出一路,乃至更恶劣、更“无价”,更需求警觉——从7千克“小黄鱼”到价值800万元的鸡血石,莫非不说明晰贪贿并无“雅俗之分”,莫非不说明晰贪官墨吏也没有“高低之别”吗?比方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秦玉海,“拍遍了大好河山”,纳贿的几千万元中,简直满是拍摄器件,你说这个秦书记的“雅好”,与7千克“小黄鱼”有多少不同?在论罪量刑上更没有什么宽严之较呢!